阿栖

一只杂食复健ing的咸鱼阿栖
大概主all渤
次………(看心情吧)
欢迎扩列✨

集训收手机T^T
等我集训完再填坑吧…

<脱粉>3.

高亮一下:绝对He(づ′▽`)づ

仗着体重优势的黄渤好不容易才把醉成一堆的小猪拖回酒吧。醉后的小猪变得不那么安静,掀翻了好多吧台上的东西,处女座的严重洁癖使黄渤不禁愣住了(布鹅内心:绝望…我应该怎么办T^T)

黄渤一咬牙一跺脚马上收拾好了被小猪弄乱的地方,又跑到了小猪床前,这家伙还真行,这年头长得好看的晚上遛弯都能失踪,这就是自己大晚上一直看店的真实原因,小猪还敢出去宿醉?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算了,今天这么晚了,明天和他聊几分钟的。

黄渤看了看表,凌晨两点多了,这家伙早就睡着了,但是黄渤还是不太放心,于是上网查了醒酒的方法,看起来都是得吃东西,他黄渤也不能硬塞进去,只好趴在床边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用手撑着头努力保持清醒,无奈打了两个哈欠眼皮就有点支撑不住了。夜雾袭来.夜晚倒有点凉意.朦胧的月光下,看不到几颗星星,天空并非纯黑色,倒是黑中透出一片无垠的深蓝,一直伸向远处。隐隐约约中黄渤睡着了,突然黄渤赶紧自己的手被抓住了,他刚想挣脱但想一想无理一共两人,那人神志不清,还能有谁呢,一定是自己在做梦,正想着呢,黄渤微微睁开眼,眼前恍惚着一个人影,易受惊体质的黄渤差点儿吓得直接蹦哒起来,原来是小猪啊…

“小猪,你现在好点了没?”黄渤急切地开口,小猪则是怔怔地看着他“渤哥,真的是你吗?”“是不是喝傻了?”黄渤揉揉他的头“渤哥……我特别喜欢你”“说啥呢真是…”“渤哥,我说我喜欢你,特别特别特别喜欢,我……”“小猪,你醉了,快躺下赶紧睡吧,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黄渤不知道他现在是真的醉还是故意借醉了的名义和他开这种玩笑,不过对于黄渤来说真是无所谓,多一个人喜欢他也行少一个也不缺啥,一个从北方摸爬滚打到南方的人未免也被看的太浅了吧,黄渤轻笑一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走的时候没忘记给小猪掖掖被子。

清早,黄渤还蜷缩在被子里晕晕乎乎地睡着,仿佛昨天晚上醉的不行的是自己。小猪早就醒了,他不太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记忆中只有渤哥把自己拖回来,后面的事情都差不多断片了,于是差不多该吃午饭的点儿,小猪才小心翼翼地来到隔壁的渤哥房间。

“berberberberge!起来吃饭啦!”黄渤试图挣扎着再睡一会儿,不一会儿就被小猪拉起来了,估计这傻孩子应该忘了昨天说过什么了,不过忘了也好。“渤哥,我们去洗脸吧!”“你这是还没洗啊?”“对啊,我也是刚刚才醒。”“原来帅哥晚上睡觉都这么完美啊。”“才没有渤哥,鹅鹅鹅鹅鹅鹅…”“来过来小猪,咱俩聊五块钱的。”黄渤斜靠在床头,慵懒的阳光暖暖地照着房间“最近大理酒驾查的这么严,你大晚上出去‘酒遛’还了得?”“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才不会!走吧,五块钱的聊完了,我们吃饭去吧!”黄渤揉揉太阳穴,睡意全无,于是爬起来换好衣服跟着走了出去。

早饭…好吧其实是午饭结束后,黄渤又到了自己的根据地看电视剧,这次不正常的是他叫来了小猪,小猪一开始十分拒绝,表示才不要和迷妹那样追剧呢,黄渤好言相劝才哄住了小猪。

“渤哥,你说这个演员有什么好的啊…”小猪耐不住无聊直接尬出了一句话“多好看啊…你看他那胖胖的眼睛大大的小胖子,真想和他好好玩玩…咳咳”小猪立马精神了不少“渤哥,你怕不是喜欢上他了?”“是啊,可能是比喜欢还要过分一点的那种感觉吧”黄渤一半说给小猪听一半说给自己听“他叫黄磊,是一个特别好的人,而且……至今未婚。”“渤哥,那你太有希望了!鹅鹅鹅鹅鹅鹅…”“去去去,别闹。”小猪乖乖地趴在台子上趁黄渤紧盯屏幕的时候偶尔偷偷地看着黄渤。

说起来看电视剧的时候时间过得可真快,这次黄渤提前收起手机,把小猪带在自己身边,“渤哥你干森摸?”“防止你再去酒遛,今儿晚上听我唱歌。”“那好吧”小猪愤愤地同意了。灯光下的渤哥真好看,强大的气场把小小的舞台笼罩着。

一首歌的间隔,小猪突然把黄渤从台上拉了下来,黄渤不太喜欢工作中被人打断,蹙着眉直视小猪“怎么?”“渤哥你看那个人…像不像你喜欢的那个黄磊?”黄渤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于是把这个人每天都来这个事情隐藏在心底没有告诉小猪,黄渤觉得他肯定是黄磊,毕竟看了他那么多电视剧的迷弟不可能连偶像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只是不想声张只要能天天默默地看着他就好。

“哦,是挺像的,要不然劳烦店长大人去给那位送杯酒?我接着唱去了。”黄渤凑近小猪呢喃着,上台之后对他比了个“biu”的手势,小猪当然喜欢帮渤哥的忙了,火速调好了一杯五颜六色的鸡尾酒,将一把小伞插了进去,朝着黄渤的方向晃晃杯子,黄渤轻点下头表示出很满意。

小猪小心地端着那高脚杯走到那人面前,那人好像并没有看见他一样,小猪心中不禁有一丝丝不爽,不过亏的是小猪是个第三产业人员,耐心有的是“先生,这是我店特地送的一杯酒,还望笑纳。”小猪并没有说渤哥,在他不了解这个人真正的品性之前他不想暴露自己的渤哥。

“嗯?”那个长得像黄磊的人抬起头,大眼睛深邃至极,眸若星辰,眼若大海,久经世事的小猪从来都没见过那么深不可测的人,一时间什么都说不出来。“抱歉啊,演员喝不了酒,嗓子会不舒服的。”他声音低沉且缓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可是……”还没等小猪说完,那个人早就在桌子上留下一张红的刺眼的钞票离开了,留下小猪都不知道该把手放那儿,想想渤哥平常都遭遇了什么才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他,真是艰难啊,小猪不知道要怎么和黄渤解释为什么这杯酒没有送出,为什么他一去那个人就会离开,唯一能确定的是他应该就是黄磊,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终于到了打烊的时候,黄渤从舞台上下来,随手端起桌子上的一个杯子嘬了一口水,什么也没有说,小猪不相信他没有看见,他毕竟自从自己去送酒他的目光就没离开自己,小猪当然知道那束目光没有一丝是属于自己,但是他自己还是不想去深究,毕竟只要渤哥喜欢就好。“渤哥…”小猪试探性地叫了声“怎么了?”黄渤还是一如既往地软糯地开口,还是和平常一样,只是被小猪捕捉到了一点哭腔,渤哥不想说自己也不会多问,“渤哥早点休息吧,今天唱了这么长时间,真的好棒啊!”小猪其实并没有仔细听黄渤唱歌,至于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嗯好,你也是,晚安。”黄渤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进房间,甚至都没来得及检查房门是否完全关上。小猪过了好久才站起来,小心地趴在黄渤的房门口向里张望,只见黄渤小小地蜷缩成一团,映着月光看着黄渤湿漉漉的眼睛,眼底还红红的,小猪抑制住心中想要上去把黄渤搂在怀里安慰的冲动离开了他的门口。

黄渤则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想别人看见他现在这副弱小到不行的样子,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咬住被角不让呜咽声泄出,与其说黄磊是个演员,黄渤觉得自己更像是个演员生活中什么都演,演多了或许就是真的了,现在连真假都分不清了,难道自己这么容易被嫌弃么,连杯酒都不给自己台阶下…想着想着,想多了,夜就睡了。

<脱粉>2.

一天就这样在打打闹闹中过去了,(小猪:开玩笑吧打打闹闹?看渤哥看电视剧一下午好吧…)夜深了,大理的夜也悄然而至。

黄渤刚在酒吧属于自己晚上的那个位置站好,谁都没看到小猪早已从后门溜走。估计这是老板的习惯吧,的确,黄渤每每开嗓之前都看不见他,因为时间差的原因,小猪很少听黄渤唱歌,黄渤也很少看见小猪看他唱歌。

刚刚五月的天,黄渤估摸着在青岛应该还有点冷,可这大理早就已经快步入夏天了,动不动像谁招惹了它一样,冷不丁就得下一场雨,不过过了一会儿又不知不觉地停了,尽管黄渤还是更喜欢青岛多一些,但是…心中深深的执念还是将他拉到这里。

灯打亮了,此刻小猪已经到洱海边儿上了,渤哥的控场能力和各种能力着实让小猪很放心。坐在洱海边儿上,望着黑幕般的苍穹,感觉世间万物都小了,继而望向苍山,心里想着苍山洱海这一对可谓是闻名啊,自己一个人儿终比不了这景儿。

小猪不太经常喝酒,甚至喝一点就醉,此刻他静坐着置身于黑夜的氤氲中,身边放着几瓶啤酒,小猪心里的小恶魔今儿算是闹开了,这矫情的小家伙可在醋里泡了一下午,晚上无处发泄,都咕嘟咕嘟地灌进了经不起酒精的胃。

他想到了那天,也是同样的夜晚,叛逆的小猪不爱学习决定自己去闯荡社会,远走他乡来到了一直梦寐以求的城市,拿着手头仅存的积蓄租了洱海边这间小小的房子,独自一人安安静静地开着酒吧维持生活,大理的夜晚使小猪安静的酒吧显得格格不入,不过他习惯了,维持生计过自己喜欢的日子这就满足了吧。

还有那天,虽然每个夜晚在每个人心里都差不多,不过在小猪心目中那个夜可真的刻上了一枚里程碑,比起自己当初年少的冲动还要重要的日子。那晚,早早地打了烊,又是一个人去了洱海边,一个人慢慢地散着步,思考着接下来未知的生活。

远处的路灯下,蜷缩着一团小小的影子,小猪平常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这天又不足以把人冻死,在路边睡一晚上也不会出什么事儿。刚准备快步离开这儿,但经过那团家伙身边时竟听见了小声的抽泣,那种无助到压抑的声音直逼心头,让小猪不禁停下脚步。

就这样…一个不爱管闲事儿的小猪把这团一头软毛的家伙带回来自己安静的房子,第二天,小猪得知,这个人叫黄渤,过去呢是一名歌手,由于各种原因,流落街头 于是放弃了这个梦想,小猪曾经也问过黄渤他的梦想是什么,黄渤说是想成为一名歌星,眨着卡姿兰散发着星星的大眼睛迷弟仰着头和渤哥说你现在不已经是个歌星了嘛,黄渤则会笑着和他说,手在下面,星在上面。小猪和黄渤说,酒吧正缺一个驻唱歌手,正好合适你,于是黄渤就这么留下了。

一瓶接着一瓶下肚,往事如风一段段如电影放映机一样一帧一帧而至。黄渤刚来的时候,天天心思低沉,直到有一天,黄渤第一次冲他笑了,他说自己的微博上面有一个超级好的男生安慰了他,小猪则打趣着说黄渤是不是个弯的,男生安慰都能感动成这样,于是小猪被黄渤打了出去…从那天以后,黄渤每天晚上的歌手夜生活变的特别丰富多彩,来酒吧玩的人也越来越多,比起以前是热闹了不少,大家都觉得可能是小猪喜欢安静才会每天晚上躲出去吧,可能原因连小猪自己都说不清楚。

酒在喝的时候根本感觉不到醉,可是当停下来的时候,小猪感觉头晕,却还在不停地灌着,反正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谁都不会在意昨天老板到底有没有回去,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还是那么安静,而自己或许从一开始黄渤变得圆滑变得谁都喜欢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装醉了吧…想着想着,小猪仿佛睡着了,在梦中,他看见远处跑来一个拿着手电筒着急的一团人影,像极了被他捡回来的黄渤……

“小猪?小猪!!!”

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小猪笑了,隐隐约约间仿佛被搀回了那个安静的地方,乃至那个安静的时间,和此时此刻暂时属于自己的那一团渤哥…足够了。

脱粉1.

“喂!渤哥,在看什么呢?”

被称为渤哥的人下意识地把手机藏到身后又往后缩了缩,抬起头直接撞进对面那人迷弟好奇般的目光。

“小猪,别闹,赶紧看着你的台去。”
“切,小气,我们可是兄弟!”星星眼的迷弟不满地嘟囔着,虽没继续嚷着要看,却已经被对面那个人猜透了心思,三言两语将他打发走。

只闻声便可知渤哥不是当地人,那言语中混杂着有些朴实无华又捎带着潮湿的北方口音,的确,这个叫黄渤的人来自“遥远的”北方,至少他是这么和小猪说的,当他每每故作玄虚地和小猪说,小猪总会确信地“鹅鹅鹅”地笑,凡是渤哥说的,他都信。

小猪走后,黄渤将手机拿出来,这个点应该是他去洱海边儿上找灵感写歌的时间,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就一直坐在那团角落里晒完阳光晒月光地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当然…这个夜生活丰富的城市是不会让他悠闲地过夜的。

小猪也总是问起他怎么就突然过起了退休生活,黄渤总是留下一句自甘堕落就不再去理会他。自甘堕落?小猪不太懂,但是渤哥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berberberberger!”

认认真真地低着头看手机的黄渤没有及时地反应过来反倒被小猪突然间吓了一跳,把手机扔到了前面的方桌上。“哎呦我去…你这是谋害亲…咳咳…你得干什么啊啊啊?”黄渤开玩笑般地搂住小猪的脖子,像捕获了个小猎物一般,小猪则颇为配合地做出了被挟持后的反应。

“渤哥,原来你在看电视剧啊。”黄渤猛然注意到自己映着阳光泛着光的手机屏幕,明明才是刚刚有些暖和的五月,黄渤的脸却从耳朵一直红到脖子根,低着头没有去看小猪的眼睛,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诶,渤哥…你不会是…粉上里面的演员了吧…”小猪没有直接去揭穿他,而是小心翼翼地问着,黄渤的喉结上下运动了一下,抬起头狡黠一笑。

“嚯,小猪厉害了啊,都会读心了啊。”
“鹅鹅鹅,渤哥我厉害吧!”

补充:小猪内心:幼稚鬼,这种事儿谁看不出来,不想揭穿你罢了……

你好,地球人③

踏上传说中的宇宙飞船的那一刻,饶是邓超也不免为之赞叹。宽敞的舱内空间,使人完全克服失重状态的高端技术,精密的实时程序运算,以及各式各样闻所未闻的科技产品。整艘飞船仿佛用无尽的智慧堆叠而成。这是地球奋斗一个世纪都不曾会拥有的辉煌。可这还仅仅只是一艘飞船而已。
 
邓超压下心中的激烈情绪,有崇拜,有惊叹,也有作为地球人一员的无力感。地外星球的科技,地球人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匹敌,而那些自诩知识渊博的所谓专家们,竟已开始妄想移居外星球的生活。简直是,痴人说梦。
 
正是头脑风暴之时,飞船行进的速度愈来愈快,各类星体擦肩而过,太空中漂浮的宇宙尘埃,偶有一两颗硕大的会悬停于飞船侧翼的舷窗上,呈现在眼前也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黑点罢了。邓超趴在窗前,眼见着星海自身边掠过,那颗纯净美丽的蓝色星体也越来越近。
 
片刻后飞船俯冲落地,着陆时船体轻轻摇晃,方才知晓目的地已达到,准确说来,是陈赫的目的地。
 
此时,两人在一片空旷的空地上,云从未如此近过,天空也是湛蓝到极限,如一块明净的蓝宝石。陈赫回忆了几秒自己星球的铜墙铁壁,没有天空,怎么会有天空呢?自由对那个星球来说是奢侈的,自己表面的权倾天下,事实上也会被另一股力量无形中操控着,他曾尝试过驱动引擎用光速去冲出银河系,结果却是失败的。
 
有一股更强的力量,把自己和自己数以万计的子民圈在未知的牢笼中,而这份未知,恰恰是最可怕的。
 
“好,已经进入地球了,地球人,你家详细地址是什么来着?”陈赫凑到邓超身边,心事重重。
 
“什么?!我才不要把你这个奇怪的家伙带回家呢!”邓超一脸严肃地表明着立场。
 
“呵呵,说的好像你有其他选择一样。”陈赫忽觉豁然开朗,心中的阴霾即刻烟消云散,转身,嘴角忽然扯出一个诡谲的笑意,“本宙长再告诉你一次,记得,要乖,要听本宙长的话……”
 
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陈赫粗暴地把邓超顶在飞船壁上,嘴唇迅速地对他盖了下来。
 
邓超脑中再次一片空白,然后后知后觉地挣扎,但陈赫的胳膊像铁索般强而有力,他的吻猛烈而焦渴。邓超无法动弹,也无法思考,只是瞪大眼睛望着那张带着微微稚气又冷酷十足的脸。
 
邓超不知道,这一刻他的表情是分外迷人的。
 
陈赫只是想给他一个惩罚,只是想打破他面对自己时的冷漠和面无表情,永远的拒绝姿态,却不知不觉越吻越深。
 
陈赫不再是当年那个总是会轻易听信其他星球谗言的愣头青,没有萌生攻占地球的计划之前,他身边靠出卖色相去吸引他的诱饵可是不少,他都不为所动。这种对邓超才有的感觉还是第一次出现,让陈赫有点诧异。
 
他虽然相貌出众,但是想要这样的皮囊服侍自己从不是难事,可是为什么自己总是想侵占他一个人的全部呢?

是因为反感吧?厌恶他对自己的冷漠疏远,厌恶他对自己的嘲讽蔑视,更厌恶他对自己的抗拒不屑。或许有一天他变得顺从乖巧,自己也便厌了。或许一切只是新鲜感在作怪。
 
陈赫牢牢地把邓超按在墙上,近乎疯狂地吻着他,邓超只觉得呼吸急促,心脏剧烈地撞击着胸膛。渐渐开始感到眩晕。
 
邓超如置身幻境里,他迷迷糊糊地回应着陈赫的吻,热情被一寸寸点燃……
 
“真乖~”陈赫得到他青涩的回应后率先将邓超放开,退后了几步,继续若无其事地看向窗外。
 
邓超则继续瘫倒在船壁上调整着呼吸。明明被控制,为什么还会存在这种享受和期待,自己一定是疲劳过度,病了。
 
“邓超,你还没告诉我你家在哪儿。”他的背影有种孤独感,也有着令人不自觉地想去臣服的威严。
 
“你过来,我告诉你…”他声音轻轻的,仿若梦呓。
 
于是他大步走过来将耳凑过来,没成想邓超竟在他脸上轻轻啄了一口,然后把嘴唇贴着他的耳朵说出了那一串具体位置。
 
突来的欣喜,就好像一个布满灰暗的世界忽然啪的一下被点亮,目之所及都有了色彩。
 
陈赫的喜悦溢于言表,人畜无害的天真笑容完全是涉世未深的小男孩儿一般,他跑过去输入了一串复杂的代码,飞船便离开地表再次窜入云端。
 
他悄悄地看他,不知不觉已将笑意漫到眼角眉梢。

片刻后只见陈赫兴奋地蹦哒了一下,伸出肉感十足的手,指着窗外喊到:“耶,本宙长第一次驾驶飞船没有迷路诶哈哈哈,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邓超并没有去看他,独自漫步到窗边,笑容不改,也多了一丝对家的眷恋。“终于,回来了么。”
 
忽然,一只冰凉的爪子搭到了他的肩上,“嘿!地球人,我们到家了,哈哈哈~”邓超刚想躲闪,想到刚才自己的奇妙体验,和某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威慑力的警告,于是任了宙长大人的动作,心想:这么单纯,换个人质早把你当猴耍了。
 
邓超看着人意图默默叹出一口气,“我说宙长大人啊,您的飞船就这样停在楼顶上真的没问题吗?”

“没事儿啦哈哈哈,地球人,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呢?本宙长都有点小小的不适应啦~”邓超一个白眼诠释了他想说出的所有的话。
 
又是一阵操作,完毕后陈赫认认真真的整理了一下他的黑袍,自控制室起身,又跑到邓超身边,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地攥紧了邓超的衣角

“走吧,带我回家~~~”

你好,地球人②

邓超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却苦于被缚,大力的挣扎却只会使绳索嵌得更深些。陈赫忽然伸出手去揽住邓超的腰。邓超腰间一软,已被宙长大人稳稳抱在怀里。陈赫的脸,距邓超不过一尺之遥。陈赫慢慢低下头,邓超不自然地偏开脸,他滚烫的唇便在那个有些被动的人儿耳边轻柔地触了一下。

邓超身子徒然一僵,心想自己是上了贼船,全身肌肉崩得像岩石一般,然而陈赫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只是呼吸变得急促而粗重。

此时 ,邓超不能也不敢有任何举动,只能继续保持着身体的僵硬并极力偏过头,以此来表示自己的不满与抗拒。但是陈赫剧烈的心跳,以及方才那撩拨性质的吻,却是在心底扎了根埋了种子,心上的那根弦竟动了两动。加之这种挑逗,邓超是第一次经历,尤其还是来自同性,一张脸顿时烧得通红,羞意直蔓延到耳根。陈赫感觉到了那个人儿的抗拒,心想本宙长这么帅的人物居然也会有人敢拒绝,再看他羞红的脸,即刻会意地笑笑,邓超那欲拒还迎的小模样,让他些许失神。
 
邓超趁着陈赫发愣之际,转着手腕儿使麻绳变得宽松留出缝隙以此解放了双手,又借助自身的瘦削体格和身体的柔韧性绕开一颗颗环扣成功脱身,猛地一挣扎脱离了他的控制,不计后果地冲着陈赫怒吼:“你他妈的想干什么啊,居然调戏良家妇男,流氓!!!”

陈赫吓得后退了两步,然后歪着头看着这个气鼓鼓似乎是要向自己讨说法的家伙,也不去计较他私自解开束缚妄图逃跑的事情而缓缓靠近他一本正经道:“据说爱情,是每个地球人的共同弱点,他们可以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儿付出一切,甚至——毁灭世界,所以只要你爱上本宙长,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背叛地球喽~哈哈哈哈哈哈……”

邓超看着他唇角慢慢漾起的笑意,心乱如麻,夹杂着几丝不可思议,却要努力维持着生气的样子扯着嗓门喊道:“我才不会喜欢你,胖成猪的家伙!”

“哼,宇宙间各个星系各个星球,追我的人可多着呢,本宙长大人都没同意,如此的好机会可都为你保留着,所以知足吧地球人,不多说了,我们出发。”
 
“去哪儿?”无视他那一堆废话抓住了末句的关键词。
 
“很期待么,这么急着问我。”他勾起唇角掩盖不住的得意,“那本宙长就告诉你,我们此行要去的目的地是——上海。”

『你好,地球人①』

“哇哇哇,这个物种就是传说中的地球人呀!!!”

被称为地球人的邓超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头,缓缓睁开眼睛,环顾四周,目光定格在站在自己身前一脸激动的一坨胖子。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我…我这是在哪儿啊?你又是什么鬼?”

“诶诶诶,你这个地球人真是奇怪,我就是——大名鼎鼎的宇宙之长陈赫,这样吧,你就叫我宙长吧哈哈哈,简单贴切。叫错了本宙长也是有惩罚措施的哦~对了,你叫啥呀?”

邓超认真地回忆并回味了一下这个一脸得意的物种的话,望着这个幼稚的家伙内心有一丝丝想笑“你先告诉告诉我为什么要绑架我?”“你们地球还有这种操作?!明明是本宙长先问的嘛!”

陈赫不满意地略微嘟起嘴,长长的睫毛抖动了几下“算了算了,本宙长宽容大度,先告诉你吧。本宙长已经觊觎这颗美丽的星球很久了,我要考察你们的内部然后制定入侵计划。”

“咦?就你?!”邓超看着他一本正经滔滔不绝地讲述着的样子,表示十分想揉揉他的脸,并没有在乎他到底在说什么,随口一说“那宙长大人,请问您为什么要绑我呢?”

陈赫得意洋洋地戳了一下邓超,那人顺势躲了“诶,敢问这位大侠,你躲什么呀,本宙长绑你实话是看你和本宙长颜值相当,你的用处就是辅助本宙长的行动,帮我去了解地球和地球人的一切~”

“嗯?这货是不是傻了……”邓超小声地嘟囔道并用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瞅着他,“你在说啥呢?不用夸本宙长厉害,本宙长一直都是这么厉害,而且收一收你崇拜的目光吧,本宙长了解。”

“陈赫——我告诉你,绝对不可能,我不会帮你的。”陈赫看着他炸毛的样子露出小歪牙微微一笑,漫步到他面前,轻轻地捧起邓超的脸宠溺地望着他。